2018中国社交电商行业发展报告

时间:2019-03-14 11:31 来源:福州蓝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作者:admin 阅读:
    围绕这一问题,全国政协常委、浙江省政协副主席、民革浙江省委会主委吴晶带来了《关于落实<电商法>加大对社交电商假货治理的建议》。“我国社交电商从业人员超2000万,巨大的用户流量,高度分散的交易行为,货品鱼龙混杂是社交电商突出特征。”吴晶援引《中国社交电商行业市场前景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中的内容表示,假货、次品货是社交电商的首要问题。
  问题产品侵害着消费者的人身安全。吴晶介绍,不少消费者因“三无产品”人身健康受到损害。此外,知识产权保护环境也受到影响。“社交电商山寨产品从传统的食品、快消蔓延到附加值更高、知识产权密度更大的电子工业产品领域,在更大程度上恶化了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环境,损伤企业投入研发创新的积极性,也在一定程度上损害我国工业诚信形象。”吴晶说。
  据《2018中国社交电商行业发展报告》分析,社交电商依托于微博、微信、QQ等社交网络的交易行为,渠道去中心化,社群化传播,无固定统一入口,导致具有行为隐秘,监管难特点。吴晶分析表示,由于通过社交电商进行的购买、支付等行为常在不同平台完成,消费者遇到问题无法找到责任主体,维权困难。此外,她还认为,平台治理假货的能力与动力不足、消费者识别假货的能力与意识欠缺也是前述问题的成因所在。据了解,2017年至2018年,湖北、甘肃、广东深圳等多地相关对网络差评敲诈行为进行打击整治。近日,湖南长沙市公安也将打击网络差评敲诈等涉黑案件列为工作重点。
  3月11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张茅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的记者会上就电商相关问题作出回应。他表示,市场监管总局要不断提高监管能力,坚持以网管网,充分发挥大数据等新技术的作用,发挥好第三方平台的主体作用,落实电子商务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内容。对于现存的假海淘、涉及垄断、假冒伪劣等问题,他表示“要加大惩处力度,线上线下用同一个标准,严格监管,严厉惩罚。”一款名为淘集集的APP在2018年第四季度,因为迅猛的增长引发业内的关注。根据易观千帆指数、极光大数据等公布的信息,淘集集APP在2018年9月、10月用户增长量均排名第一,且蝉联APP Store购物类免费排行榜第一,日活跃用户数超过500万。
  拼多多的崛起,流量成本高企,让低线市场成为了兵家必争之地。但不管是怎样的玩家,面对低线市场都呈现出了水土不服,屡屡受挫的迹象。唯独淘集集,这个并没有大平台撑腰,也没有业内大咖加盟的平台,一入局便战绩不凡。 是什么样的原因,让淘集集在下沉市场如鱼得水?
  运营里的小心机 不玩拼团玩红包拼团模式被各大电商当作裂变法宝,有那么一段时间里,如果你没有拼团玩法,都不好意思和人说自己是社交电商。拼团模式的泛滥消费者对这样的玩法产生了疲倦,裂变效果并不理想。
  正是洞察到了这一点,淘集集以助力红包代替了拼团。据淘集集CEO张正平透露,助力红包模式用户主动分享的概率比拼团要高60%。正是依靠助力红包的玩法,淘集集的获客成本大约是其他特卖类电商APP的25%左右,低成本获客使得淘集集的用户数在短时间内实现了强力的增长。
  虽然助力红包模式效果不错,但是张正平显然不会止步于此。在爆发增长之后,需要思考就是:1.如何继续保持高速增长;2.如何增加用户的粘性。
  为此,张正平让团队针对现有的红包模式进行了改进,将原本只能用于抵扣的现金红包,直接变成提现。这个看似微小的改动,却大大刺激了消费者的内心。因为这一改动意味着,你在平台上做的每一次分享,都可以获得实实在在的现金收益。尽管提现功能按钮在平台的三级页面内,入口并不明显,但是上线第一天就有21万的用户触发了提现需求。
  除了线上的玩法的不断推陈出新,淘集集也不断挖掘线下流量。
  目前,淘集集的地推团队已经深入到全国各个县、乡、村,持续进行拉新和营销,手把手教用户使用淘集集。据官方的资料显示,预计到2019年年底会有5000到10000辆车入驻低线城市,平均每天每辆车能覆盖的用户达到1000人。
  可以说,借助于社交平台进行助力红包模式的玩法,同时依靠于庞大的三四线城市的线下流量,淘集集不仅仅解决了流量贵、流量难的问题,也让淘集集的未来发展有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严苛的商品审查制度 低价不低质
  淘集集去年才成立,到现在不过数月,按道理还是个“宝宝”。但晚出发不一定跑得慢。现在的淘集集,显然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前行。对于社交电商赛道上的老玩家们遇到的坑,踩过的雷,都成为了淘集集的前车之鉴。
  面对低价电商无法规避的质量问题,淘集集在成立之初便开始狠抓傍名牌现象。据淘集集CEO张正平透露,平台采取系统+人工模式。除了常规的敏感词,还额外针对4个方面设置敏感词汇:“液体浑浊,接触皮肤发痒,滴管上有一层干渍。”3月8日,一位网友在社交网络质疑自己在某电商平台购买的果油疑似有质量问题。
  同一天,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陇南市徽县“陇上庄园”淘宝网店负责人梁倩娟在2019年全国两会第二场“代表通道”上表达了作为电商卖家的心愿:“我想要有一个好的营商环境,让好的商家、好的卖家能够一路绿灯。”
  快速发展十余年,电商平台已然成为消费者购物的重要渠道,也为个人创业、乃至乡村扶贫事业提供了新机遇。但与此同时,电商买家和卖家也分别遭受着假冒伪劣、恶评勒索等突出问题的困扰。《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多名代表委员们围绕电商经营中的货品质量为题与营商环境问题提出建议。
  加强社交电商假货治理,近几年,有赞、云集、微商等社交电商迅猛发展。
  价格优惠是社交电商的一大优势,但在为消费者带来更多低价选择的同时,这类平台入驻门槛低、去中心化等特征增加了假货扩散的可能性。根据2018年12月中消协发布的报告,在新兴电商平台遇到“劣质产品”和“冒牌货”问题的受访者占比分别为47.5%和 39.2%。
  
  2019年1月1日起,历时五年的《电子商务法》正式落地。其中的第十七条、第八十五条规定直指商家虚假宣传、销售假货行为。“《电商法》目前对监管假冒伪劣产品有明确规定,但执行细则和相关法律衔接还需加强。”吴晶建议,应贯彻《电商法》,出台配套规章,让法律更易落实,监管无死角。同时,她还建议,应加大行政问责,推进新型社交电商平台自我治理驱动力;加强普法教育、消费诚信教育,斩断假货的社交传播链。
  建议优化线上营商环境2018年8月,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将杜某等3名“网络差评师”诉上法庭,认为被告发表恶意差评的行为对淘宝公司合法的民事权益造成损坏。2019年1月17日,此案作出一审判决,淘宝胜诉。此案系首例“电商平台诉网络差评师案”,备受媒体关注。
  而在媒体视野之外,电商卖家遭遇恶意差评乃至勒索敲诈的情况并不鲜见。梁倩娟就表示,2017年,其网店商品的一句介绍语——“绿色产品”被一买家认为是“虚假宣传”,并以“给差评”或者“向相关部门举报”为由她索要800元封口费。
  “一个无意的差评可能会让商家的辛苦付之东流,通过故意差评来讹诈商家,更是特别可恨。”同样拥有电商卖家身份的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铜仁市万山区万山镇电子商务服务中心负责人华茜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据梁倩娟调查总结,针对电商商家的恶意行为多达10余种,除电商卖家以外,外卖商家也会遭遇类似情况。
  就此,梁倩娟和华茜都提出关注网络营商环境的呼吁。她们都提到,希望执法机关、平台、商家、消费者、技术等相关主体能形成合力,从而优化网络营商环境。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则给出了更明确的思路。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出,可通过区块链等新兴技术保留证据、锁定“恶评者”特征;建立全维度征信体系,以大数据手段精准识别恶意行为人,从源头减少恶意行为。同时他表示,还要依靠“法律的震慑、严惩的震慑、监管的震慑”。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